当前位置:主页 > 各区动态 >
全国救助管理站站长论坛南宁召开 防乞丐重操旧业
发布日期:2019-07-31

全国救助管理站站长论坛南宁召开 防乞丐重操旧业

广西新闻网记者 唐斯佳

漫步在都市的商业区、车站,我们时常看到这样的场景:或蜷曲或爬行或跪地的“乞讨族”们,有的席地而坐怀抱小孩,有的卸下假肢博取同情,有的身边放着“遗像”大哭大叫,有的挂一个“失学牌”请求捐赠……由于每天都有较为可观的收入,因此,乞讨成为他们的长期职业。

对“职业乞丐”如何长效救助管理,防止他们重操旧业?对滞留在救助站的流浪未成年人,如何做好教育和安置工作,让他们尽快步入正轨?9月8日,在南宁召开的第四届全国救助管理站站长论坛上,来自全国各地的救助站站长和民政部门有关人员,探讨救助管理方面的热点问题。
 
 

热点:如何长效救助管理“职业乞丐”?

建议:变重临时救助为重安置

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肖冬珍说,乞讨已变成“职业乞丐”敛财致富的一种手段。流浪乞讨人员的流动呈规模性和规律性:如来自安徽的残疾村,全村村民出动,每人通过租用和收买的形式,收养几个残疾人作为乞讨牟利的工具;来自新疆的“三只手”小孩,在街头流窜、穿着破烂、伺机行动,他们通常是被人控制后以偷窃为生;来自江西的卖花女孩,以抱腿、尾随行人等方式,强买强卖……

吉林省民政厅救助管理处的于致远认为,要从源头上预防职业乞讨行为,必须从“职业乞丐”最现实的利益入手,保障其基本生活。通过城乡低保、城乡医疗救助、教育救助、再就业援助等方式,帮助他们解决困难,对有特殊困难的流浪乞讨人员,提高保障标准。同时,政府可以开发一些劳动岗位,如运送垃圾、收购废品等,让他们通过自食其力生活。

柳州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张永昌说:“要杜绝职业乞讨行为,就要变重临时救助为重安置。”柳州市救助站于2008年7月启动了流浪乞讨人员“溯源救助”工作,以妥善安置流浪乞讨人员为核心内容。一年来,工作人员通过对长期流落在城市主要街道、场所的乞讨人员进行全面摸底,基本掌握了他们的来历,并分别与郴州、河池、三江等地有关部门协调,落实了22名职业乞丐的安置办法,先后护送他们返乡安置。

南宁市救助管理站书记唐智礼认为,安置是杜绝“职业乞丐”的良方。为了避免“职业乞丐”重操旧业,救助站与救助对象原籍地民政部门交接,对他们予以安置,有劳动能力的,安排进行生产劳动,无劳动能力的,纳入低保。

热点:滞留站内的流浪儿童如何教育和安置?

建议:为受助未成年人解决户籍问题

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主任田万春表示,对滞留在救助站的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工作,出现了两难问题:一是教育难,二是安置难。在教育方面,流浪未成年人文化水平普遍偏低,由于在外流浪时间较长,本身又不爱学习,在听课时就表现出了“坐不住、听不进”的现象。流浪未成年人到正规学校就读也难,学校担心流浪孩子不好好学习,影响其他同学,或发生以大欺小事件。为使受助未成年人能够得到教育,救助机构想方设法对孩子进行语文、数学等多学科的文化知识教育,但由于机构内的教育没有纳入教育系统,不能得到教育部门的认可,就连学习好的孩子,也难以升入初中、高中继续深造。

在安置方面,流浪未成年人就业能力差。受助的未成年人,几乎没有一技之长,有的在机构受救助了四五年,还不知道西红柿炒蛋怎么做;有的根本就不愿意参加机构组织的技能培训。


2
田万春说:“为受助未成年人解决户籍问题,是解决安置和教育的关键。”对于查找不到其亲属或户口所在地的,应办理集体户口。只有解决了他们的户口问题,才能解决上学、就业、结婚等实际困难。

唐智礼说,目前南宁市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里还有2名未成年人,由于他们说不出家庭地址,没有将他们护送回原籍。在救助站里,有专职老师为他们上课,进行人生观、道德观教育以及与中小学同步的基础文化知识教育。通过老师的辅导,孩子们认识到了流浪的危害。但安置问题却成了难题,没有核实他们的原籍,就无法对他们进行安置。
 
 

热点:如何治理“跑站”现象?

建议:对“跑站”者开展心理救助

流浪乞讨人员不仅在街头乞讨行骗,还将战线拉长到了救助站,在站内白吃白睡,拿着救助站发放的火车票一站站“混”下去。这种现象俗称“跑站”。对这些以求助为名,行行骗之实的人员,救助站该如何治理呢?

上一篇:梧州新火车站“开张” 市民满腔热情“侯”火车
下一篇:广西首家助产门诊在南宁"开张" 对孕妇一对一指导


主页    |     部门快讯    |     各区动态    |     专题集锦    |     百盛娱乐    |    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百盛娱乐 版权所有